Loose Tea 松茶

楚留香沉迷ing

乱云涛真的是好看到飞天了⁄(⁄⁄•⁄ω⁄•⁄⁄)⁄

吸吸自己家儿子!
妈个鸡 太可爱了叭!

小女孩真可爱*^q^*
大概一辈子都不想码字了

绿谷的头发我应该一辈子都画不好……
咸鱼天天摸大头,偶像paro真的超级好看(●◡●)ノ
我爱小偶像!

沦陷(二)#邱蔡#

微ooc请注意

内含#楚萧#虐虐更健康(笑)

正文↓
自第一次下山以后,邱居新开始变了。他从那个会用灿烂笑容对人微笑的孩子成长了,变成了冷若冰霜的样子。无人知晓在那夜红烛旁的泪珠,究竟是何人流下…

“吾徒已悟心中之道。”---萧掌门语。

当年蔡居诚和邱居新种下的松树苗以长成一棵傲然挺立于风中的青松,金陵城中的玩闹的小孩已经情窦初开,岁月如梭,韶光易逝。

“师兄,掌门叫你过去一趟。”一个弟子朝正在打坐的邱居新说。“嗯,嗯。”邱居新站起来,用手掸了掸下摆的灰尘,便朝金顶走去。金顶下,萧疏寒看着邱居新,说道:“徒儿,你来了。我有一事一议。”邱居新向萧疏寒鞠了一躬,几络发丝不听话的垂下,“尽听师傅吩咐。”

“吾于与这武当山已数十年,这世事也早已物是人非。吾也打算避世归隐,这掌门之位也要一人传承。所以,吾准备将掌门之位传给你。”萧疏寒看向邱居新,又望了望蔚蓝色的天空。

遗风,吾也老了啊…

“可是,师傅。明明还有大师兄和二师兄……”邱居新勉住双唇。

萧疏寒叹了一口气,道:“居和虽然是吾的大弟子,但他无心于掌门之位;而居诚…他的执念太深,担当不了这职责。而你是吾目前最好的选择,也罢,你回殿内好好想想吧。”

居诚那孩子…若遗风还在,怕是会笑话吾吧…

邱居新慢慢徒步走着,却没有看到门外蔡居诚的背影……

黑暗笼罩着武当山,逸散开的云朵遮住了高悬的明月。在蔡居诚的寝室内,烛光闪烁着微弱的光芒。“师傅…师傅,为什么不是我啊,你明明知道我是有多么敬佩你。邱居新那小子……呜呜。”眼泪从那双湛蓝色的双瞳不断地流出,“啪塔,啪塔”在桌子上留下几道泪痕。

tbc




沦陷(一)#邱蔡#

#邱蔡#
第一次见到蔡居诚是在邱居新被师傅捡刚回来的时候。在落叶飘飞的树下,小小少年屏息凝神地打坐。他睁开眼的那一刻,邱居新就觉得他的心沦陷了,沦陷在那隐藏着无尽大海的碧蓝双瞳中。他渴望着,他想要那双瞳孔只看着他。

小小少年,早已展露那绝代风华。

萧疏寒拉着邱居新的手,说:“这是你的二师兄蔡居诚,以后你就和他一起修炼。居诚,你要好好照顾你的师弟。”

蔡居诚那双变得炽热的眼睛里充满着对萧疏寒的依恋,他抬起头望着萧疏寒,“是,师傅!”邱居新看着眼前人师慈徒孝的场景,心中却有一丝黑暗在慢慢蔓延开来。

邱居新十岁那年,是他第一次下山那年。

金陵城中大街小巷里都洋溢着喜悦,来来往往的人群里有个身着青衫的少年来拉着蓝衣男孩的手慢慢走着,岁月静好。

清风徐来,吹起了蔡居诚的衣摆,俊逸的少年就像随时便会散去的白云。望着蔡居诚的背影,邱居新拉紧了蔡居诚的手,怕他消散于自己面前,“师兄,不要离……师兄,我们要去哪里啊?”

蔡居诚扭过头看着紧紧拉住自己手的小孩,扬起嘴角,笑着说:“我们去买糖葫芦啊,你一定会喜欢吃的。”那一刻,邱居新感觉自己的心脏快要跳出来,暗暗想到:蔡师兄他,他怎么那么好,那么体贴呢。为什么要体贴我呢…

蔡居诚将四枚铜钱递给小贩,“买两根糖葫芦。”小贩麻利的拿钱塞进口袋,然后用米纸包住糖葫芦递给蔡居诚。

蔡居诚将糖葫芦拿给邱居新,“这是你的,拿着吧。”邱居新拿过糖葫芦,舔了一下。嗯,是甜的呢,不仅是口中蔓延开来的甜味,还有心中的甜蜜啊…

回到武当山里,听见萧疏寒的传唤,蔡居诚就急匆匆的过去了,只留邱居新一人站在那里。路过的郑居和看着在小口小口吃着糖葫芦的邱居新后,笑着说:“这是你蔡师兄买的吧,这小子怎么就整天想着他的糖葫芦啊?”

“嗯?大师兄,师兄为什么会整天想着糖葫芦啊?”邱居新歪歪头问到。“那是师傅带他下山历练时买的,师傅很喜欢吃糖葫芦哦。”邱居新感觉嘴中的糖葫芦酸酸的,心中也充满酸涩。

tbc

P1和P2是上个学期的摸鱼<。)#)))≦
P3是一勾线就手抖的意呆(ㅍ_ㅍ)
感觉还是以前的画好看啊……
越画越难看的渣渣仰望着在天上的大佬(●◡●)ノ

各位karamatsu girls 2/22快乐♪٩(´ω`)و♪
其实图是昨天画好的,但是想睡觉所以就没有放到lof上,真的是十分抱歉∠(ᐛ」∠)_